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在国防力量、国计民生方面有决定性作用。新冠肺炎的突袭,在全国防控体系下,人员流动受阻,物流效率降低,以及企业复工问题,使得整个制造业承受不小的压力。撑起制造业“半边天”的机械设备、工业机器人,以及工业自动化核心部件企业,也在曲折中前行。

疫情的发生,暴露国内制造业抵抗风险弱,应急处理混乱等问题。首先是企业对供应链掌控力度,难以应对突发的市场变化;其次是中小型企业的现金流不足以应对突发事件带来的挑战;再次是现今制造业大多依靠人口红利,自动化程度不高,员工不能准时到岗导致产能跟不上。

新冠肺炎疫情给机械设备、工业机器人以及工业自动化核心部件企业,带来具体的影响有哪些?面对这次疫情,这些企业如何应对困局,疫情结束后,企业该做出怎样的调整和布局,来应对突发事件带来的风险?

  • 武汉迈信电气技术有限公司

    武汉迈信电气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迈信电气),地处本次疫情重灾区武汉。对于武汉的自动化企业来说,造成的影响究竟多大,企业下一步要怎么做?

    春节假期结束后,原本是浩浩荡荡的复工潮,但是武汉却一片沉寂。迈信电气董事长许强告诉记者,迈信电气的生产、销售在2月份处于待复工状态,只有研发人员和文字整理工作的员工,公司已开启了线上办公模式,集中解决以前没有做到位的工作。

    许强认为,迈信电气作为武汉的企业,光复工问题就有两个难题,一是外地人员回武汉;二是复工后员工赴外地处理业务。这两点都会对企业的运转,带来一定负面的影响。另外,疫情期间的武汉处于最严格的管控下,供应链、交通物流难以打通。即使企业复工了,也难以正常的开展业务。

    肺炎疫情对社会经济的冲击是一定存在的,对自动化产业来说,本次危机意味着什么?许强却有乐观的判断。他表示:结合专业人士的看法,疫情结束需要3个月的时间。如果是这个时间节点,那么疫情对自动化市场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因此,企业要积极理性地看待。一方面自动化行业发展的兴衰有内在的规律,不会因为一场突发事件而改变;另一方面,疫情发生后,应急物资需求提升,也确确实实地带动了部分自动化企业的发展。

    在许强看来,疫情发生后,各界都在反思自动化、智能化技术提升的重要性,医疗、物流的自动化建设也被广泛热议。对于自动化产业来说,未来蕴藏各种机会。迈信电气作为自动化企业,疫情结束后首先要开足马力复工复产,其次提高技术研发,生产出满足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核心部件。

  • 深圳市合信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

    深圳市合信自动化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合信技术),是一家专注于工业自动化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企业。疫情发生后,全国战”疫“,合信所服务的医疗设备、制药设备厂商都在为疫情所需物料资源进行加班生产。合信作为国产自动化厂商代表,迅速响应客户需求,为口罩机、医用手术单折叠机、消毒液灌装、旋盖设备提供PLC、伺服驱动器、伺服电机以及整套自动化解决方案。

    疫情之下,合信技术一方面为客户的应急物资生产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服务,另一方面也面临各种困境。首先是人员复工困难,特别是一线生产人员未及时返岗,导致产能受到较大影响,很难满足增长的市场需求;其次,部分上游供应商及配套厂家未完全复工,元器件等原材料不能及时到货;再次,物流受到疫情防控管理的影响,不仅国内原料运输效率变慢,而且从国外进口器件的通关速度、进口量都有放缓的趋势,这对于自动化企业来说,是一个不利的局面。

    合信技术方面介绍,合信技术一直以来大力推广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经过这次疫情事件,得到许多客户的认可和接受。工业互联网的远程技术服务,在人员流动限制的情况下,体现出巨大的价值和优势。合信技术PLC全系列实现以太网功能,均可通过MiCo云平台便捷接入互联网,提供Android、IOS及PC客户端,并提供开放的接口与ERP等第三方软件连接,以最简便的操作,最经济的成本,实现设备的远程监控。

    合信技术方面表示,过去工业互联网给人 “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新型肺炎疫情发生后,制造业厂商才真正体会到,工业互联网与自动化的深度融合的重要性、迫切性。在未来,合信技术在工业互联网技术上,将持续加大投入研发和推广,把自动化技术融合到互联网技术上,更好地满足客户制造转型升级的要求。

  • 深慧视(深圳)科技有限公司

    在工业视觉领域,北美企业占据了全球市场半壁江山。深慧视(深圳)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深慧视),是从事工业视觉研发的新生代技术创新型企业。

    作为一家学术派创新型企业,深慧视自创办以来,坚持以硬件为起点,在校园中孕育,到市场中诞生。从3D传感器到3D工业视觉智慧平台的研发,从单一场景落地走向多领域应用,旨在为制造业提供智能装备的视觉产品,也顺应了国内人口红利优势消退,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大潮流。

    深慧视的主要客户为大型工厂企业。国家公共卫生事件的突发,让众多企业面临停工、停产,以及资金链紧张的问题。深慧视总经理吕聪奕表示:新冠肺炎影响的是社会各个行业,深慧视作为工业视觉领域的供应商,属于制造产业链的一份子,受疫情的波及是客观存在的。疫情发生后,深慧视项目的实际进展变得困难。与此同时,项目回款周期被延长,造成深慧视自身的资金链压力变大。

    危机就是转机,疫情带来的企业停工停产,也为制造厂商留出了思考的时间。制造业存在的弱点在哪里,接下来要做好哪些准备,来抵御不可控的风险?目前来看,大型工厂企业的自动化水平还是不高,生产还是大量依靠人工作业。尽管过去一年制造业面临低谷时,业内都在谈提高装备的智能化水平,在实际行动上仍旧是观望和试水的状态。

    吕聪奕认为,本次疫情让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更加深刻认识到智能机器人在生产线的应用,以及自动化水平提升的重要性。相信在疫情结束后,制造业厂家会加大对智能设备的投入,作为工业视觉产业,将会迎来一个快速的增长期。对于深慧视来说,这是个良好的契机。与此同时,深慧视依旧会把企业发展重心,放在提高产品研发能力上。在疫情结束后,能够快速地为制造业客户,提供更加优秀的机器视觉产品。帮助客户提升自动化水平,借助数字化优势,更好应对各种不可控风险的挑战。

  • 大仓机器人公司

    大仓机器人是以特种行业的智能机器人研发销售为主营方向的企业,主要的客户来源于大型工业企业,国企等。这次疫情的爆发对大仓机器人的影响:首先体现在财务和项目进展上。工作人员表示,疫情期间多家客户处于停工状态,造成大仓机器人已成交的订单工程进度无法向前推进;其次,客户付款进度被延迟,对公司内部的财务系统,产生一定的冲击;再次,疫情的爆发对企业新增订单带来了严重影响。

    据了解,特种机器人的市场需求,本身就属于技术改造的创新类项目。大型企业、国企对大仓特种机器人的使用,基本是抱着“试水”的态度。大仓机器人工作人员表示,基于市场的特殊性,大仓机器人在推广上做了千方百计的努力,才使各行业愿意采购一两台尝试。疫情发生后,让本身处于小步前进阶段的特种机器人市场,回到了原地踏步。假如客户真的原地踏步,也就意味着特种机器人企业的凛冬已至。

    关于疫情后的发展,大仓机器人方面表示,客户因疫情导致产能受阻,表明现阶段的工业处于2.0或3.0的状态,也就是说自动化与智能化水平不高。机器代人是工业发展的主流,而特种机器人的作用,是协助人类完成艰、难、险的工作,以及帮助企业提升生产效率。一个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能够让大部分制造业陷入停顿,意味着我们的工业水平需要快速的提升。

    大仓机器人工作人员认为,疫情结束后,相信全行业都会思考如何在“战时”保证生产作业不停顿。对于制造业的企业来说,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提高生产线自动化、智能化的水平。

    特种机器人的功能,不仅是解决艰、难、险工作,还要把生产作业中的“不可能变成可能”,这就意味着特种机器人的智能化水平,需要不断地突破。因此,经历这个非常时期后,大仓机器人需要加快完成已成交的业务,以及加强市场业务的拓展。而这一系列举措中,特种机器人的技术研发,依旧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

  • 登奇机电

    登奇机电在佛山、重庆、武汉等多个地区有工厂。登奇机电副总裁傅江治表示,登奇机电在疫情期间,面临的困难主要是供应商供货、和员工复工问题两个方面。武汉工厂虽然产量不大,却是登奇机电的技术核心。疫情期间,武汉工厂主要通过远程技术,来进一步提升重庆和佛山的复工力度,不过受制于原材料的供应,以及员工到岗问题,复工的力度仍然是有限的。

    面对困难,登奇机电怎么去应对?傅江治告诉记者,因为原材料供给和复工问题,疫情发生时期,登奇只能处理一些紧急的业务。傅江治认为疫情时期,信心要比环境更重要。他说:“企业哪怕是亏点钱,贷点款都可以。最重要的是让员工感觉企业是有希望的,这样在面临天灾人祸时,才能利用内部的确定性来对冲外部的不确定性。”

    关于疫情对制造业的影响,傅江治认为资金压力不是首位,国家和地方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而真正的压力在于供应链的问题,整个制造业的供应链跟不上,就会导致制造业发展的滞后。

    疫情期间对制造业的波及是绝对的,疫情结束后,国计民生的物资需求势必会带来制造业的反弹,那么对于自动化企业来说,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傅江治认为,疫情对自动化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疫情结束后,自动化企业立马能投入正常的运营,而且总体的需求仍然存在。

    傅江治告诉记者:“疫情会淘汰掉部分竞争力不强的企业,而且任何企业都不存在高中低的说法。以前大家认为口罩生产是低端产业,然而疫情爆发后,口罩、防护服等市场被彻底激发。比亚迪、富士康等企业跨界生产口罩,对于这些大企业来说,这是一次抗“疫”行动,在前期就计入了亏损部分。并且,这些大企业能够轻而易举地消化这些亏损。疫情结束后,口罩产能势必会过剩,这将带来两种变化:一种是中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口罩生产基地;另一种是部分小企业会面临产能过剩的反噬。疫情期间口罩价格被抬高,疫情结束的后期可能被贱卖,这对小企业是非常大的冲击。总体来说,疫情对自动化产业影响是有限的,自动化市场需求总是一波一波出现,之前是3C电子,后来是锂电和动力电池,疫情期间的口罩、防护服市场又是一波。疫情结束后,估计医疗市场会成为自动化产业的一个新增长点。”

  • 杭州禾川股份有限公司

    疫情高发时期,举国抗“疫”之时,市场上“一罩难求”。当比亚迪决定开启口罩生产线时,杭州禾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禾川股份)第一时间响应,此时处于春节假期,全国各地因疫情防控出现道路封锁,禾川股份通过线上为比亚迪提供口罩机部件的选型和技术服务。

    据了解,当疫情发生后,企业技术团队全天候待命,支援口罩应急物资的生产,当时最大的困难,在于交通不便利。技术团队基本靠网络给客户提供支持服务,与平时技术人员亲临现场相比,效率要低下许多。

    禾川股份方面表示,肺炎疫情给工控行业带来很多思考,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加强企业的信息化建设。禾川股份人士告诉记者,以前业务量增长快,很难有时间思考工业互联网的问题。疫情爆发后各地交通受阻,员工不能到岗。这时候才深刻体会到,互联网技术与工业自动化技术的融合,确实是工业所需要的。

    禾川股份人士表示,经历公共卫生事件,企业会根据情况,对发展布局做出适当调整。禾川股份是自动化企业,技术研发是首位。比如口罩机整个设备结构很紧凑,那么对伺服电机尺寸就会有要求,如果电机尺寸有毫米的偏差,就可能导致整个口罩机结构的重新设计。因此,技术研发是自动化企业最核心的部分。

    再者,禾川股份会不断强化信息技术相关的云平台、ERP、MES、边缘计算等方面的布局。疫情给制造业带来复工、供应链、物流等多方面影响,经过这次事件的教训,自动化企业应该加强对大数据的应用,协同供应链的管理,以及完善线上作业模式。这一切,就是制造业常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疫情的出现是“危”也是“机”,疫情结束后,医疗生产企业势必会加大自动化的进程,而自动化企业也有了明确的布局和规划。ITES 深圳工业展作为全产业链的平台也不间断的展开行动,大力推动医疗器械生产自动化升级转型进程。为此,ITES 深圳工业展推出一系列线上线下活动,以“疫情后的开局”为主题开展了系列线上课程,针对疫情当下生产企业所面临的难点痛点,诚邀自动化企业、政府协会进行专业解答。

同时,于2020年召开的深圳工业展现场将特设“医疗器械生产示范展示区”,集中展示口罩等防疫物资生产设备、液体灌装及检测设备、电子装配自动化集成方案、核心零部件应用等。展会同期还将联合广东省医疗器械管理学会、广东省医疗器械行业协会、深圳市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共同举办“2020 中国医疗器械工业发展论坛”,届时将邀请到全国30+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及1000+医疗器械上下游企业专业人士参与大会,共探行业最新前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