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分之一世纪的日本经济、多摩川的步伐、与艾而特共同开拓中国市场”

文:2014年第四期

    萩本范文先生曾任多摩川精机第三代社长,长达16年,2014年2月退居幕后,担任多摩川精机副会长。迈入古稀之年的萩本先生对多摩川发展付出了半辈子心血,同时与艾而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2014“艾而特携手多摩川中国20年共庆盛典”上,萩本范文先生发表《四分之一世纪的日本经济、多摩川精机的步伐、与艾而特共同开拓中国市场》演说,回顾世纪以来,日本经济变迁、多摩川在时代中的发展、中国经济见解以及自己的心路历程,并强调“产业经济是旋转舞台”重要经济观点。《伺服与运动控制》认为其经历、观点、经营理念对当代中国工业发展极具价值,故整理演讲如下。

推上经营改革的浪尖
    我是从2000年开始,在往后的10年当中,经葛总的推荐每年拜访中国,定点观察了中国的发展态势。

    刚开始来访时中国的本地产业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对不整洁的工厂,低效的手工作业等印象深刻。但同时看到工厂墙壁上挂着“技术品质要超越德国日本”的横幅,这非常让人感动且起了浓厚的兴趣。

    从那以后,见证了发生质变的中国。并且当时就感觉到了人工费上涨的征兆。

    恰好回想起70年代的日本,当时进公司的时间是1968年,每年工资以8000日元,1万日元的幅度上涨,并且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渐渐消失的时代。

    我出生的地方是日本中央部,是个离城市偏远的深山地区。

    村里的人口是2500名左右,一个年级有100人左右。1960年当我中学毕业时很多女同学去像名古屋一样大都市里的纺织厂就职。

    那是个升入高中都很少的年代,去念大学的同学包括我自己也就三人。

    并且那个时候,日本的廉价劳动成为了生产力的源泉,出口年年增长。

    到了1970年代,日本的经济增长更加加速发展。

    日本的工业也进化,提高了。像洗衣机,吸尘器,音响,电视等成为了头一个要买的产品。而且汽车也开始量产,向美国的出口非常旺盛。至此到了80年代,美国的产业衰竭,遍布失业者,连汽车产业圣地,以通用,福特为象征的底特律也开始走向了衰退。

    美国开始“谴责日本”也就是这个时期了。

    最终只剩下调整汇率的手段,1985年在纽约广场酒店召开的G5财长会议上,磋商了日元汇率的调整。

    这就是所谓的《广场协议》,是今后日本的一大转折点。

    240日元变成120日元,步入了大萧条。

    当时多摩川精机的3/1是出口。用于情报机器的马达为主力产品。

    请想一想,销售额一亿日币的话,只收款5,000万日币,面临这样严重的危机,就开始了限制出口对策。

    结果,1986年“大出血”。我当时还不是董事会成员,就成为了经营批判的急先锋,当时的社长说“你这样说,那你自己去做吧!”被推上了经营改革的浪头。

泡沫经济下的多摩川精机发展
    日本政府也被事态的严重性所“吓”到,紧急推出了金融宽松等经济政策。

    这就是日本的“泡沫经济”的开始,大家担心日本的土地也会被卖光,开始大肆购入土地。劳动力不足的问题也加深,导致薪酬也日益上涨。

    最后“泡沫”终于破裂,那是1991年,之后日本就进入了“看不到出口的隧道里”。

    恰巧那之前的1989年我就任了董事,在公司运营的最前线工作。尝到了一次次栽跟头的苦果。

    遇到了银行的借贷缩紧,员工的调整及消减薪资,非常痛苦,迈出了从痛苦的现状走出的步伐。

    那时,我学到了先人是怎样度过了苦难的历史性时代道理。那是85年前1930年代的事情,是1929年纽约股市暴跌开始“世界大恐慌”的时候。

    日本成为近代国家之后第一次经历了经济大萧条。这在日本被称为“昭和大恐慌”。是个《阿信的世界》。各位看过日本电视连续剧《阿信》吗?

    为了生存,把自己的孩子卖掉等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阿信也同样被卖掉了。阿信是个实在人物,1901年出生,与我祖父同一年,我祖父的弟弟就是创业多摩川的第一代社长。

    那时候,从地方涌现出了从那种恶劣状况中解救群众而采取行动的先人。

    他们意识到地方没有经济实力所以会变成这样,要兴起产业,给大家提供职场。多摩川精机的创业者,就是其中之一。

    多摩川精机创业至今有76年,1938年在东京创业,创业几年后在现在本部所在的长野县饭田市建厂。

    之后在地方创造工作岗位,打造了“精密机械产业城镇”的基础。

    话题再回到70年代,当时日本的纺织,钢铁,化学等产业对国家复兴贡献巨大,以致吸尘器,洗衣机,冰箱等家电行业迎来了全盛期。

    之后日本被称之为“家电王国”,也缔造了“造船王国”。但遗憾的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面貌。现在造船世界第一是中国,第二为韩国,第三才是日本。

    再之后日本迎来了连汽车也都要开始进口的时代。

    1991年日本经济在泡沫破裂后,进入了“没有出口的隧道”。破产、重组的浪头也冲到了庞大的金融机关。那就是“金融大改革”。

    之后从2000年开始,我们所从事的称之为“高新技术产业”的基础产业的电气、精密机械产业也开始产生了变化。

    我当时给新闻社投稿,写了中国沿海地区成为巨大“黑洞”开始吸收日本高新技术产业的内容。

    同时,我委托中国的EMS代工厂(技研新阳)开始委托生产编码器。

结果这些成为了进入中国的第一步,到2010年我们已在苏州的太仓市成立了自己的工厂。

    从这些经济的变化学到的经验,我归结为“产业是旋转舞台”,也在很多场合强调着。

    我在《正月新闻》投稿《不能只等着被击垮》的论文,告诫企业经营者们既然是避免不了的“旋转舞台”,就应该积极面对:虽然现在可能是寒冷的冬天,可是农民的双手应该走到严冬的农田,期盼着入春时的发芽,修剪果树。现在才是预想下一个时代的事业,做“事业的选定作业”,准备新舞台的最佳时机。

    凑巧这样的活动传到了地球的另一端,纽约的《华尔街日报》问询,2012年专程来饭田采访,把这些内容报道给了全世界。

    在公司,也聘请了活跃在世界舞台的航空专业销售人员,致力于新的民航机产业。

    其次也着手事业部的重组。加强了汽车事业的投入,并开始导入生物技术事业。

    在饭田地区除汽车,铁道之外,还导入航空宇宙领域事业,称做FA的产业设备部分,机器人,机床等产业机械部分业务转移到了八户,八户是除了多摩川精机本部所在的饭田市以外在日本国内第二基地,位于日本北部,2010年还在中国设厂,把其产业也转移了过来。

    此举在于把“产业连续剧”带到在座各位非常喜欢的中国市场。

轨道交通、航天宇宙成为产业旋转舞台新主角

    同样中国的产业舞台也是旋转的。中国沿海地区的产业变化非常显著,直到昨天还盛行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一转眼就要转型为知识密集型产业。

    现在我们多摩川精机计划给中国市场提供新的舞台。就是把在日本市场取得成功的“高新产业舞台”转移到中国,服务于中国客户。

    此外,多摩川精机在日本构思下一个舞台。我确信这也肯定会成为中国的下一个舞台。

    2000年日本有过“IT泡沫”,那时大家都认为IT会成为下个时代的救世主,可是被韩国等国夺取,市场萎缩了。

    现在在日本围绕下一代产业展开着大讨论。总理大臣也把产业增长当作“第三支箭”,开展经济政策。

    下一代交通工具也赋予很大的期待,其次,健康医疗产业,环境能源等还在摸索阶段。

    在混合动力汽车领域,多摩川精机在20年前开始同丰田开发“旋变变压器”这款产品,到今天已经占据了世界90%以上的市场。

    终于现在太仓也开始生产旋变变压器。

    这也是锐利洞察未知数的未来,并扎实打下基础的一个成果。

    作为终极环保车,丰田今年会推出燃料电池汽车。终极环保汽车,终于要登场了。氢能源时代即将到来。

    一直以来多摩川精机致力于先进技术并参与尖端事业,今后也会一如既往地做下去。

    13年后,磁浮中央新干线开通时会经过我们本部所在的饭田市,这磁浮是日本自主开发的浮上式磁浮,从东京到名古屋只需要一个小时,时速500公里。

    直到今天,饭田是个极其不便的农村城市,不过将来会成为离东京40分钟,离名古屋20分钟车程不可想象的城市。

    像这样的世界最先进的铁道事业,我们也一直积极地去争取。

    今天,CRH高铁动车已成为中国国民的普通交通工具。而且在动车的车体上也采用了很多我司的速度传感器。这也是我司先进技术和艾而特强有力的销售能力结合的成功案例。

    这次来华,有幸去看了一下西安的兵马俑,在西安附近有北车集团,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当年同葛总和晏部长去拜访客户,印象很深刻:拿下一个事业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技术,更需要永不放弃的销售能力和相互可信的人与人之间的缘分。

    最近我想把航空宇宙产业划定为未来的希望产业而积极地去投入。

    从今年开始,我们地区参加了名古屋为中心发起的“亚洲第一航空宇宙产业群形成特区”,想象着多摩川精机制造的传感器,马达和驱动零件大量被新时代的飞行器所采用。希望成为一级装备供应商,期待我们的产品广泛地应用在机体厂家的时代的到来。

    现在,日本在开发叫做MRJ的民航机,很多多摩川精机的产品也被采用。

    虽然我们目前还主要是二级供应厂家,可是希望通过提高我们的技术水平,早日提升为一级供应厂家。

    航空产业盛行时,还想把本部所在的饭田地区发展成能提供零件到航空系统以及航空机器的后方支援地区。

    目前为了航空产业,正在建设特殊工序(化学,金属)工厂。希望一边支援周边的小规模事业所的发展,以便加强并提高当前的零件事业,为进入系统产业而做基础储备。

    无论如何,我现在期待着“旋转舞台的下一个舞台”会是航空产业。

同地区经济一同发展
    题外话,最近在日本对农业的话题很激烈。因为食品的问题被日本广泛关注。

    我本来是农民,日本的农业现在处于危机中,因为有老龄化,可贵的耕地正在荒废。

    有这些缘故,今年我在出生的家乡打算开创一家农业公司,因为乡下的主要产业还是农业,想拯救面临困境的农业。

    在这里,跟流通部门和农户一起创业了跟以往农产品经营有所不同的农业公司。日本把它定义为第6产业。第1产业是农业,第2是工业,第3是商业,那1加2加3等于6,第6产业便这样得来。

    为了地方产业的振兴和乡村农业的生存,以此想做一个模范作用。

    为了农村的产业振兴,我特别想成就能与工业俱进的农业模式。我也确信这个领域的增长是不可估量的。

    另外,也在向医疗产业的振兴挑战。我在想饭田也会不会成为医疗,生物技术的聚集地呢?

    此外还对功能性食品,肥料,土壤开发有着浓厚兴趣。

    与航空产业成为一体化共同振兴话会非常有意义。关注不同领域的产业,与地方的群众一同携手奋斗。

    当我从社长升任到副会长时,妻子曾对我说过,今后只做开幕和闭幕致辞就可以了。可是从目前看来,反而变得更加忙碌了。

    我想只要有精力,还是要继续坚持下去的。

    最后,我想把下面内容作为公司的目标。

    前阵子在太仓设立了“FA研究所”,虽然是个刚出生的婴儿,但是却融合振兴地方经济,与地方经济共同发展的经营理念,希望把中国人喜欢的产品,通过中国年轻人的研究开发,通过中国人的双手制造,给中国人使用,并得到中国人的肯定,为社会做贡献,请各位多多支持。

中传动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传动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中国传动网(www.chuandong.com)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0755-82949061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中国传动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伺服与运动控制

关注伺服与运动控制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直驱与传动

关注直驱与传动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中国传动网

关注中国传动网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热搜词
  • 运动控制
  • 伺服系统
  • 机器视觉
  • 机械传动
  • 编码器
  • 直驱系统
  • 工业电源
  • 电力电子
  • 工业互联
  • 高压变频器
  • 中低压变频器
  • 传感器
  • 人机界面
  • PLC
  • 电气联接
  • 工业机器人
  • 低压电器
  • 机柜
回顶部
点赞 0
取消 0
往期杂志
  • 2024年第二期

    2024年第二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4年第二期

  • 2024年第一期

    2024年第一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4年第一期

  • 2023年第六期

    2023年第六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3年第六期

  • 2023年第五期

    2023年第五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3年第五期

  • 2023年第四期

    2023年第四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3年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