萩本范文:“我在多摩川精机担任社长的16年”

文:2014年第四期

    数十年的发展为多摩川精机奠定了独一无二的地位。1998年,多摩川精机迎来创业60周年纪念。同年3月8日在多摩川精机体育馆举行了700人规模的创业60周年纪念庆典,在此庆典上,第二代社长萩本博就任会长,萩本范文董事就任新社长,多摩川精机迎来新时代。

    在萩本范文社长掌舵多摩川精机的十六年间,多摩川精机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多摩川精机不仅在日本国内增添多家营业所,还在亚洲、欧洲、美洲等地开辟新的代理点,扩大事业版图;同时,业务上多摩川精机进一步拓展航空宇宙事业。2003年,随着航空宇宙电装品事业的扩大,多摩川精机开设负责民需产业的第2事业所,构成了3事业所体制,还增设Spacetronics研究所和东京技术开发中心、名古屋技术开发中心,用于强化航空·宇宙·防卫相关领域的专业性,并将第2事业所作为民需市场产品的据点,成为开发、制造、销售一体的事业所。在1998-2013年期间,多摩川精机还获得日本第1届「制造日本大奖」经济产业大臣奖、「最有朝气的制造小企业300家」等多项荣誉。

    2014年2月,萩本范文先生退居幕后,担任多摩川精机副会长。虽退居幕后,其经营理念、战略远见、人格魅力仍然影响着多摩川精机发展。7月26日,艾而特在深举办了“艾而特携手多摩川中国20年共庆盛典”。会后,《伺服与运动控制》有幸在艾而特葛欢庆总经理的引荐下与萩本范文先生展开了一段非常难忘的对话。

萩本范文

1944年出生于日本饭田泰阜村,

1968年代加入日本多摩川精机。

1989年成为多摩川精机董事成员,1998年担任多摩川精机社长,2014年2月退居幕后,担任多摩川精机副会长。

谈成长
    毕业就职时,父亲说不用勉强到多摩川精机工作,母亲却认为应尽力帮忙。或许受母亲影响,最终,我不顾父亲反对,进入多摩川精机。

《伺服与运动控制》:能谈谈您的成长么?中国有句古话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讲的是孩提的学习、兴趣影响到未来的发展。
    萩本范文:或许确实如此,我1944年出生在日本饭田比较偏僻的泰阜村,父母从事农业。山村虽偏僻,却有山有河,风景秀丽,给我童年留下了十分美好的记忆。当时乡村能看到家电,是一件很兴奋的事。之后家中的电器便成了我童年最“有趣”的玩伴,也因此弄坏了不少电器,父母经常说我“淘气”。

    也许因为小时候就开始喜欢电器,高考时便自然地选择了理科。后顺利进入名古屋的工业大学,主修电气。大学三年级时,多摩川精机第一代创始人萩本博市先生,问我是否到他的公司去工作?在此之前,我理想的工作是进入美国的IBM或者日本的电力公司。

    萩本博市先生,其实是我祖父的弟弟,我唤他叔公。当年他因为忧心泰阜村的贫困状态,便成立了多摩川精机,对村子的帮助非常大。母亲知道叔公希望我进入公司的事,便劝诫应该去公司帮忙,父亲则认为,还是按照我已有的打算,不必太勉强。几番商议之后,我最终进入了多摩川精机。

    萩本博市先生对“哥哥孙子”的加入,显得非常高兴。我被安排在公司最重要的研发部门工作。在此岗位上一待就是10年。也就是在此岗位上,研发出了旋转变压器——70年代的日本,开始有了NC机床。需要伺服马达、旋转变压器产品,旋转变压器产品研发源于此,该产品主要应用于当时日本NC行业龙头的FANUC、三菱。

    70年代的日本NC行业同中国现在的NC行业较为相似,众多公司都参与了此行业。现在日本NC行业主力只剩下Fanuc、安川、三菱这三家。连之前被大家一直看好的两家一线国际大品牌都被淘汰掉。在NC上的成功,后又移到机器人产品上。回忆起来,现在很众多机器人客户包括松下、ABB,他们认可多摩川精机旋转变压器在机器人上的开发与应用能力也是从那时候开始。

    随后,控制在机器人的发展热度又逐渐转移到电梯、纺织机械上来——这是谓产业旋转舞台——日本NC行业现在已经很少,现在主要舞台已移至贵国大陆。

谈多摩川精机
    冒昧地讲,目的与手段不能混在一起。例如开发混合动力汽车是手段,减少PM2.5,给社会、后代一个更好的环境,这才是目的。

《伺服与运动控制》:多摩川精机任职期间,有哪些事件您印象深刻?
    萩本范文:1975年前后,受国外经济危机影响,多摩川精机发展受阻,我开始转到销售部,负责地区客户开拓。随后订单增多,却因交期问题无法达到目标,又被调岗到生产部负责产能提升工作。

    回忆起来,研发、销售、生产工作均有参与过,这一经历对我影响深远。

    1989年我开始成为董事成员,负责公司的一些大小事宜。此阶段公司业绩的1/3主要为出口,而美国对日本实行的“广场协议”,对出口来说,是一大灾难。外部环境无法改变,这时我们必须从内部开始调整,于是经营方针的调整便开始。

    因为多摩川精机第一代第二代领导人所处的时代正是日本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他们又皆为技术出身,技术上与环境上的优势,保障了多摩川精机之前发展的顺利。然而,1989年,环境已经改变,单靠技术已无法获得更稳健发展,注重营销势在必行。随后,多摩川精机开始重组团队,加强营销建设。

    1998年我担任社长时,多摩川精机进一步注重营销的发展,开始铺设新基地与渠道,同时在亚洲、欧洲、美洲等地开辟新的代理点,并且改变销售模式——以前多摩川一直采取直销制。但直销存在各种限制,于是代理销售的模式便开启。

    与此同时,90年代,不少大企业受经济危机影响,纷纷倒闭。当地政府对这些倒闭公司的厂房处理一直未找到合适解决办法。而多摩川精机正进行产能扩张,随后便以较为低廉的价格对这些工厂进行了收购,不仅解决厂房处理、原工厂职工工作相关问题,还提升了多摩川精机的产能,为后续发展奠定了基石。

    现在看来,70-90年代,这20年间,日本经济持续疲乏,多摩川精机一路走来十分不易,另一方面,这一阶段,一些商机也显现,因为众多企业关闭,行业洗牌,生存下来的多摩川精机有了更多经验与积累。

《伺服与运动控制》:多摩川精机任职期间,您最常强调的是?
    萩本范文:当社长之后,虽然一直在强调销售的部分,但是最常强调的还是技术。

    深刻了解客户技术需求,这是至关重要的。我经常同销售人员讲,客户需要怎样功能的产品,我们就提供,这非常不好。事实上,客户需要的不一定是我们现有的产品,即便我们现有产品能满足其需求。

    有时客户的需求往往是概念性的,是现有产品未能真正满足的,这时候深入了解,发现能替代现有产品与技术的更优产品和技术,便显得非常重要。强调满足客户真正需求,也是多摩川精机经营的心得与重要核心。

    已进入古稀,在此也冒昧地讲,目的与手段不能混在一起。比如说现在的混合动力汽车,众多企业都在追求这一领域的技术,但技术只是手段,目的是什么?PM2.5减少,给社会、孩子一个很好的环境,这才是目的。分清技术手段与目的,才能引领技术发展,这十分重要。

    这次来华,孩子们特意为我准备了厚厚的口罩。幸运的是,去了好几个城市,都能看到蓝天白云,口罩暂时无用武之地。回去之后我也要同他们讲讲,这边的蓝天白云看着是多么的舒服——好的环境必须要留给后代。一味强调发展工业,却让国民做出牺牲,这是得不偿失的——工业如何与人的生存生活保持平衡,这也是现阶段我们面临的一大难题。

谈中国合作伙伴艾而特
    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信赖同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信赖有很大区别,葛欢庆先生与艾而特公司这些年的努力与成绩,我觉得非常可贵。

《伺服与运动控制》:从2000年以后,多摩川精机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您如何看待中国合作伙伴艾而特这家企业?
    萩本范文:我一直认为与艾而特的合作是缘分开启与延续。艾而特前身现代贸易公司一直在从事精密机械贸易相关事宜,90年代,多摩川精机也正通过各种形式拓展海外市场。机缘之下,得以合作。2000年,多摩川精机正式与艾而特建立长久战略合作关系,艾而特也因此成为多摩川精机在中国大陆十余年唯一总代理。

    回顾合作的这20年,我们一直很感激与钦佩,因为葛欢庆先生与艾而特公司是如此努力与敬业。同时,我们又衷心希望未来,彼此能进一步长远发展。因为时代正发生变化,以往的模式需更新。多摩川精机与艾而特未来的路都存在众多挑战。同时,我也一直坚信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信赖同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信赖是有很大区别的,领导人换了,不代表关系就此改变,我也十分相信多摩川精机第四代领导人,将进一步调整结构、优化资源,进一步支持艾而特中国市场的开辟。

谈中、日工业差异
    中国现阶段一些领域工业发展,同日本70年代工业发展十分相似,但是未来,中、日工业所面临的问题是一样的。

《伺服与运动控制》:您眼中的日本工业与中国工业有哪些不同?
    萩本范文:工业领域来说,中国大陆状况跟日本70年代中到末十分相近。以手机为例,70、80年代日本手机技术开发目的是超越美国。现在大陆手机的目的也是超越欧美、日本。这个阶段估计要20年左右,但是20-25年以后,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环境问题好转、技术问题超越,工业该往哪方面走?

    ——这是日本现在正面临的问题。

    例如,日本现在已出现了众多机器人替代人的工厂,同时大数据已占据工业很重要的位置。此情况下,人的工作应如何分配?此外,高铁汽车、航空卫星这些对未来影响深远的行业,工业是否能跟上步伐,为其提供相关产品与方案。一些关乎工业更长远发展的环境、能源问题,这已不只是单纯工业层面上的事了,这些问题该由谁来解决。这些问题对中国、日本来说其实是一样的。

谈人生新旅程
    从工业到农业,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其实,又完全不一样了。

《伺服与运动控制》:退居幕后,您对人生有着怎样新的规划?
    萩本范文:目前我在日本建立了独立的农业公司,从事的事情与多摩川精机完全不一样。不过,另一层面,却不得不说正是因为在多摩川精机从业多年,才进一步看到农业的需要。多摩川精机第一代创建人萩本博市先生当时便通过创立公司支持家乡发展,现在的情形也非常相似。因为日本农业现在正面临诸多问题,许多农产品都为进口。我已进入古稀之年,觉得不应该只向前看。回望来路,也是时间给我的启示。日本工业中有许多牺牲农业的部分,我现在想通过现代农业的方式,与乡亲一起为日本农业贡献力量。

中传动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传动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和视频文件,版权均为中国传动网(www.chuandong.com)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与0755-82949061联系。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须注明来源“中国传动网”,违反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均来自互联网或业内投稿人士,版权属于原版权人。转载请保留稿件来源及作者,禁止擅自篡改,违者自负版权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伺服与运动控制

关注伺服与运动控制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直驱与传动

关注直驱与传动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中国传动网

关注中国传动网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

热搜词
  • 运动控制
  • 伺服系统
  • 机器视觉
  • 机械传动
  • 编码器
  • 直驱系统
  • 工业电源
  • 电力电子
  • 工业互联
  • 高压变频器
  • 中低压变频器
  • 传感器
  • 人机界面
  • PLC
  • 电气联接
  • 工业机器人
  • 低压电器
  • 机柜
回顶部
点赞 0
取消 0
往期杂志
  • 2024年第二期

    2024年第二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4年第二期

  • 2024年第一期

    2024年第一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4年第一期

  • 2023年第六期

    2023年第六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3年第六期

  • 2023年第五期

    2023年第五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3年第五期

  • 2023年第四期

    2023年第四期

    伺服与运动控制

    2023年第四期